汪堂家:以教育为志业 以教育为志业 强调合作能力与服务精神
发布时间:2012-04-01  浏览次数:269

以教育为志业 强调合作能力与服务精神

                                                                  汪堂家  

                                                                                    

 

        何谓志业?它与职业的区别何在?志业可以是职业,但不限于职业。只有当职业能寄托人们的志向、实现人们的理想时才能成为志业。所谓志业,就是一项能承载人们的理想并被作为奋斗的职志的事业。以教育为志业意味着把当老师作为理想的寄托,作为全身心投入的事业,因而也意味着热爱它并享受它。

        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说过,“教育不是为生活作准备的,教育就是生活本身。”杜威的这句话已经成为某些美国大学的招生广告,它本来是就学生而言的,其本意是强调教育的生活内涵和实践意义。我以为,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学生,而且更适用于老师。老师的生活本质上就是以教育为主要内容的生活。我们从幼儿园到大学本科毕业要接受长达20年的教育,这段时间几乎占到整个人生的1/31/4。它涵盖了人的理智和身体由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因而对我们每个人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随着终身教育的理念正在成为我们广大社会成员的共识,受教育正在成为每个人终身的生活内容。对教师来说,教育和受教育乃是主要的生活内容,因为从广义上讲,我们每个人既是教育者又是受教育者。即便你没有上过学,你也不得不进行自我教育。正是教育成就了人生,成就了社会。

       每个老师都是一所学校。学校可能有大有小,有好有坏,但如果每个同学从每个老师那里都能学到一点长处,学到一点本事,累加起来就非常可观。作为活生生的学校,老师不仅要教会学生某一门知识,而且要教会学生如何学习,如何学会学习;老师不仅要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而且要关心学生的心灵健全并教导学生如何关心自己的心灵健全。只有健全的心灵才能塑造健全的社会。因此,以教育为志业的人不但会关心学生的精神健全,而且会帮助学生寻找由精神健全通达社会健全的可能方式。

        为了促进社会的健全,教师需要培养学生的合作能力。尽管与二十世纪上半叶相比,人类的合作精神已有所进步,但我们今天仍在经历合作精神的危机。而这种危机与我们的教育片面强调竞争而不太强调合作息息相关。孩子们从一生下来就被放在竞技场上。他们的父母、祖辈以及与他们相关的人都被卷入一场无休无止的竞争中。如今,孩子们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成了他们的父母之间的竞争,成了他们的家庭之间的竞争。在这种竞争中,孩子们成了竞争的工具和符号。而过分激烈的、扭曲的竞争不但会影响孩子们的健康,而且会造成扭曲的灵魂。但我们这个日趋工程化的社会恰恰需要合作并且迫使我们每个人学会合作,因为没有一个工程是一个人所能完成的,面对一个个工程,除了合作之外我们别无选择。一个正在实施各种工程的社会,一个把教育本身作为工程来办的社会不注重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这难道不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为了促进社会的健全,教师需要培养学生的服务精神,当然也要培养自己的服务精神。在一个日益强调服务的社会里,我们教师也需要确立服务学生、服务社会的意识。只有这样,学生们才能从我们身上了解服务的意义和真谛,学习服务的精神和技巧;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跟得上这个日益变化的时代。对于有服务精神并以教育为志业的老师们来说,他们的课堂既可以是有桌椅板凳的教室,又可以是人来人往的街头巷尾,也可以是声音嘈杂的茶楼酒肆,还可以是操场和食堂,甚至可以是通向食堂的路上。但无论我们的课堂处在哪里,以服务为乐、以服务为荣始终要成为我们教师心中那无声的“应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