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光:“好老师”的个人责任心与制度的客观规范
发布时间:2012-04-01  浏览次数:198

好老师的个人责任心与制度的客观规范

刘宇光

 

作为一个完全在中国大陆社会及教育体制以外成长,在中年才参与大陆大学教学工作的我来说,也许有数点感受与经验可与同仁们分享。好老师的建立,并不应完全只依赖每个教师主观上的个人责任心,却也应同时在制度上下手进行一定的客观规范。就个人的经验所及,其实绝大部分的同仁都是认真教学的,如果说仍有什么需要共同改善的,除个别特别恶劣的例子外,其实更多都属于制度上的不足,及我们尚处在发展的过渡阶段的限制所造成的,对教师个人在教学上构成某些负面影响。

第一,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大陆的大学有所谓大学教师「主要责任在科研,教学是相对较次要」的讲法,我个人对此其实不能够认同的,两者理应是等量其观,而不是有冲突或竞争的,尤其是本科高年级的专业课及研究生课,基本上教师可以是正在研究什么,就教什么的情况下,让二者连接起来,其实教学就是对研究的阶段性系统回顾。

其次,以我本人经历过的台、港及北美大学求学经验为例,其实每一个科目在完成教学后,都会由学生进行匿名的教学评核,对教师的教学态度及表现作出回应,但目前我们好像并无全面实施此一制度,从而在一定比例上,会造成部份教师的教学表现,很难让学生满意的情况。事实上,在台、港及西方,这一制度往往在评核一个教师应否续任时,起着相当的参考作用,从而保证教学品质不会落于基本要求之后。

第三,授学与受教,其实在最基础上,是人与人之间以知识为媒体的交往,除了作为互动的中介,即知识本身外,其实教学者本人也在示范什么是敬业乐业,学生绝对会因为教师的教学态度与表现,而对相关知识产生或失去智性兴趣。所以当教师广泛抱怨学生的课堂表现不佳或学习态度不好时,其实教师本人也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教学态度与方式,某程度上,一个班的学习反应,有时是教师教学状态的反映。

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我要表达的是,由于本人从事的是宗教相关领域的教、研工作,应该如何向学生示范好学术研究与信仰之间的明确差别是非常关键的,否则不单学生以为教师是法师,连教师自己都以为自己是法师,而不是教师,则这是一个宗教学学者最大的失败。特别提出这一点,是因为佛教研究的同仁,在这关键问题上特别混淆不清,这不单无助于,甚而有大害于中国宗教学在教、研规范上的妥善建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